五劳也能变“五养”:视养血、卧养气、坐养神

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总想保持最佳状态。概括地说,适中就是最佳。人体出现的一些不适或疾病,往往源于过度使用,《内经》中说:“久视伤血,久卧伤气,久坐伤肉,久立伤骨,久行伤筋,是谓五劳所伤”。可以看出,“五劳”的产生是某种活动过“久”。

这五劳的行为已经把“行立坐卧视”都包括了。其实,学习古代经典要举一反三,这5种活动只要适度,完全没有害处,相反可以变成“五养”,适视养血、适卧养气、适坐养神、适立养骨、适行养筋。

肝开窍于目,人在注视某种东西时,会不断地向上提调肝血,就像煤油灯的灯芯往上抽吸燃料,时间久了伤血也就不言而喻。如果人在工作学习之余,适当远视或闭目养神,就可以减少肝血的损耗,使血得到保养。

久卧为什么伤气呢?人的生命活动需要一股向上蓬勃的气支持着,有精气神就说明人的气足。人一旦躺下,这股气随之塌架,没有了支撑力。病人住院躺半个月后,感觉比以前还乏力气短,就是这个道理。同样道理,如果疲劳后躺一会,可以使散漫的气聚拢,起到养气的作用。

久坐伤肉不是说肉比以前少了,而是说坐久了气机缺乏流通,由于壅滞而产生懒肉。因工作劳累一天的人,晚上在阳台上坐一坐,能促使人心平气和、消除劳累,也是一种养生。

久立伤骨的意思是,站立虽然是静止的,但实际上身体为了对抗重力,也在消耗能量,最伤骨。“坐班族”找机会站一站,能让骨骼得到适宜的刺激,激发人体新陈代谢。

这五劳里只有“行”是运动的,走路太多就会累伤筋,这说明筋和走路是密切相连的。反之,适度地走一走,能保持筋的弹力。